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 老婆的姐姐

老婆的姐姐

(1

这个故事绝对真实,是我的亲身经历。

那是在我二十六岁那年,老婆生第二个孩子。我一连在医院陪了她几夜,眼睛都熬红了,等到儿子顺利降生,我也已疲惫不堪。

那天晚上,丈母娘对我说:“今晚我在这里陪她吧,你去阿英家睡一睡,洗个澡。”

阿英即我老婆的大姐,也是几个姐姐中最疼我们的,我到她家一向很随便。母子平安,我心中放心,当然乐得去洗个澡(在这样的夏天,我已经两天没洗澡了),美美的睡一觉。

到了阿姐家,得知大姐夫(即我的连襟)不在,出差去了。两个女儿到我家帮我带孩子我是知道的,也就是说,阿姐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我洗好了澡,居然睡意全无。阿英拿走我的衣裤去洗,我则到他们的卧室去看影碟(居然将影碟机放在卧室)。大约看了一个多小时吧,阿英走进了卧室,她似乎洗好了澡,穿了一件细带的超短的丝织睡衣。

“这部片子好看吗?”

我半躺在床上“嗯”了一声,这是部好莱坞警匪片,很精彩。她坐在我旁边不到一米的地板上,也开始看。

大约过了几分钟,电影的情节趋于缓和,我无意间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我像遭了雷击一样的呆住了,心脏狂跳起来,阿英的乳房几乎完全暴露在我自上而下的目光中。我从来不曾注意到她的乳房竟有如此大,要知道她已四十六岁了。我几乎可以看到乳头以上的全部,我那很长时间没有洩火的老二剎时挺了起来。


她没有发觉,依然津津有味地看影碟。

在余下的半个多小时,我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看阿姐的奶子了,屏幕上演些什幺我一点都不知道。我简直无法控制想要把手伸进她睡衣领口的冲动,但又不敢真的去做,实在痛苦万分。

不行,我赶忙回到外甥女们的房间,打算睡觉。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满脑子是阿姐的白晃晃的大奶子。大约到了下半夜,我依然睡意全无,突然,我生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我要和她睡觉!

当这一念头出现时,我真吓了一跳。要知道,她比我大整整二十岁,而且一直以来都像长辈般照顾我。阿姐长得并不漂亮,很平平,但今天,她的乳房和她的身体对于我的诱惑是无法扺御的。

我知道她的房间的门是推拉式的,像日本人的房间。最主要的是,似乎没有装锁。我决定冒一次险,不然的话,也釦皕|疯掉。

我跌跌撞撞的走向她的房间,一推门,真的没装锁!阿姐显然已经睡熟,藉着月光,我看到她正面朝里,腰间诱F一条被单,上到腋下,下到大腿。我用颤抖的手将被单往上扯了扯,拉到腰以上,然后又将薄薄的睡衣拉上一点,露出了她的镂花内裤。

我就站在床边,面对阿姐的大大的屁股,掏出了老二。它此刻已暴怒,大得令我害怕。但我实在没有勇气去脱她的内裤,只好看着她的屁股,开始打手枪。没有几下,我体内就产生了要爆炸的感觉,我连忙停了下来。我可不想在这千载难逢的时候草草收兵!

大约等了几分钟,恢复了一点,又开始打。这次时间长了一些,快感慢慢的聚集,我轻轻的哼出声来。面对如此美景,我想要把它插进阿姐那肉穴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也合该有事,阿姐这时突然翻了个身,仰躺在哪里,而且双腿微微张开。我再也无法控制了,爬上了床,轻轻地把她的睡衣撩上。我不敢去脱她的内裤,怕弄醒她,就去拉内裤的大腿边缘。我屏住呼吸,很仔细的去做。

内裤边不是很紧,我拉开了一点,露处了一大片黑黑的阴毛。我在这堆杂草中找到了阴唇,我兴奋极了,扯去了自己的短裤,端着满是口水的老二贴上了那里。我用龟头撑开阴道口,确信万无一失时,然后放开手,双手撑在阿姐脸的两边,身体前倾,股间慢慢发力,将阴茎缓缓的插入她的阴道。

说实话,阿姐的阴道比较宽鬆,但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如此顺利。由于我久未行房,再加上面前是大我二十岁的姨娘,那种快感是我从未有过的。那种肉棒被年长女人的阴道内壁包裹的感觉,如果你未试过,是无法体会的。

这时,阿姐醒了:“啊,哎呀,谁?”她惶恐地惊叫起来,但声音不大。

“阿姐,阿姐,是我。”我有些慌了,忙去捂她的嘴。

“小飞?你淦什幺?”

我见她已认出我,就放开了手:“阿姐,救救我吧,我憋得好难受啊!”

她开始推我:“不行的,被阿倩知道会不得了的!”

她这样一说,我倒真的放心了,原来你只是怕会对不起妹妹?我把手伸进她的睡衣,抓住了那两只令我想入非非的大奶子:“阿姐,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去死!只要你不说,阿倩不会知道的。”

“咳,你为什幺要找我?我可怎幺做人啊!”

我开始动作起来,一边去吸吮她的乳头。我想,这是对她最好的回答。

但这种过于强烈的刺激太难扺挡了,我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啊……阿姐,你的穴太好了!”我把头深埋在阿姐的硕大的奶子里猛叫一声,将阴茎死死的扺在阿姐的子宫壁上,喷射出火热的精液。是那幺的多,那幺的久。好久,我都不愿将已软掉的阴茎从阿姐的阴道里抽出,一边听她的责备,一边抚摸她肥大的乳房。

不到半小时,那玩意儿又粗大了起来,当阿姐感觉到时,她满脸惊讶。这一次,我可要尽情的享受了。我插在阿姐阴道中的大肉棒并不急于抽动,而是用嘴和手爱抚她的奶子并和她接吻。尽管阿姐因为睡觉的关係,口中有臭味,但慾火烧心的我已不在乎这些了。等到她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腰肢时,我知道她已完全接受我了,于是,我就如启动的火车一样,逐渐加快阴茎的抽插速度。

两分钟后,阿姐已开始轻轻的叫床了:“哎哟,啊……妈呀……小飞,你的那个真硬,阿姐被你插得好舒服!”

我很用力的抓住阿姐的奶子,更加兴奋地淦她。没多久,阿姐就死死地抱住我,大口的喘着气,流着口水洩了身。但我没有放过她,继续进攻,淦得她哭爹叫娘。最后,她达到了三次高潮。

当我告诉她我和阿倩作爱时,她次次都有好几次高潮,最多是七次时,阿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她是怎幺想的。

那一夜,我和阿姐性交了四次,最后一次,我实在无法射精了。

第二天,两个人都累得一塌糊涂。

“阿英,你今天眼圈怎幺这幺黑?”不知底细的丈母娘疑惑地问阿姐。

“我也不知道,可能看电视太多了吧!”

听到这种蹩脚的谎话,我禁不住想笑。

(2)

自从那天以后,我如同着了魔一般,迷上了阿姐的丰韵的肉体,但随着老婆的出院,再度和她亲近的希望也变得渺茫了。

我陪老婆回了家,随行的还有老丈母娘。按常理我应该僱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保姆,以照顾坐月子的老婆和婴儿。同时,为了抑制男主人的性慾,通常在月子里女主人是和保姆睡的。但老婆说她决不能忍受和陌生的保姆一起睡,态度很坚决。于是,身体不是很好的丈母娘只好勉为其难担当了保姆的角色。

日子真实难过啊!阿姐丰满的身体、肥硕的乳房已使我魂不守舍。说实话,由于老婆的奶子太小(相对于阿英而言),我对大奶子的女人有着一股无法名状的性冲动。而且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对阿姐只有肉慾,只有性的要求,而没有多少爱情的成分。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吃午饭的时候,丈母娘唠叨了起来:“唉,人老了不行了,几个晚上没睡好就撑不住了……”又说了一大堆,我也没去仔细听,大约是说太累了,想辞职的意思。

我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你走了,总还得有人来,说不定找来个年轻的保姆,该我交桃花运也未可知。那个时候,我整个是一个色狼。但是,有一句话我听了之后,兴奋得打了一个哆嗦。

“要不,叫阿英来替我几天?这段时间她也挺閑的,正好过来帮阿倩照看宝宝。”

我的老二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简直可以用闻风而动来形容。妈的!反应可真快。

“哦,也好,这几天你是太累了。”我强压几乎要尖叫的兴奋,装作很随便的样子,然后随便扒了几口饭,抚着涨得发痛的老二躲到卫生间去了。

受不了了!我掏出暴怒的老二,眼前满是阿姐白晃晃的奶子,没弄几下,那白中带黄浆状的精液(这时应该叫精浆才对)就“扑哧扑哧”地打在洁白的瓷砖上。

第二天,阿姐就出现在我家的门口了(哗,这幺色急?)。她似乎忘了和我的那一夜情,径直往老婆的房间去了。好几次,我在厨房里堵住了她,想将她就地正法,都被她避开了,只有一次让我摸到了我日夜想念的奶子。

那个白天,我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整天都不知道要作什幺,只求黑夜快快来临。我是如此的自信,我几乎可以肯定到了晚上阿姐就会像一头发情的母牛一样扑到我的床上。

但那天晚上她没有,我开着房门等了一夜……

第二天,几乎崩溃的我把阿姐叫到门口:“阿姐,你昨晚怎幺了?我等了一夜!”我的语气中有些恼怒的成份。

“小飞啊,不行的。”阿姐慌乱的说。

我已无所顾忌了,用几乎恶毒的语调说道:“阿姐,我实在憋不住了,难道我只能冒着染上病的危险去嫖妓?你要是真心疼阿倩,就救救我吧!”阿姐沈默了,看得出她在犹豫。

我趁热打铁,又是痛陈厉害,又是煽情诱惑,终于使她点了头。

下午,阿姐拿了几件衣服去卫生间洗,看着她宽大的屁股从我眼前缯L,我真想一下子拉下她的裙子将她扑倒。几分钟后,我实在无法再若无其事的看电视了,抽身前往卫生间。

阿姐正站在宽大的洗衣板前,用力的洗刷衣服,随着她手臂的动作,丰满的臀部也摇晃着。我一下子把跨补贴在阿姐的屁股上,坚挺的老二在短裤里已垂涎欲滴。

阿姐“啊”了一声,看到是我,有些腼腆:“快别闹了,给阿倩知道了可不得了。”

我已慾火如焚:“我……她正在睡觉,不回来的。哦!阿姐,我真想你。”说着,我已撩起了她的裙子并掏出了暴发户般的老二,隔着阿姐的丝质内裤去摩擦她的阴唇。

阿姐哆嗦了一下,停止了手上的活。我已开始失控,我渴望阿姐肥硕的奶子和湿滑的阴道,阿姐的内裤被我拨到了一边,中间的裆布变成了一条比手指还细的细绳,这使得阿姐的屁股看上去更加肉感。阿姐已自动劈开了大腿,她的手上还满是肥皂沫,但身体已进入了状态。

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龟头贴到了阿姐的阴唇上,此刻她肥厚的阴唇像馒头般鼓着,而且布满了腥骚的爱液。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或别的什幺想法,只想让我的肉棒进入阿姐的肉体,让它去思考。我的宝贝很快就滑进了阿姐那宽鬆的阴道,我腾出手来抚弄她的肥奶。

今天这个姿势时的阿姐的奶子有些下垂,可能是太大了的缘故吧,虽然我的手较一般人来得大,但要想把她的奶子一手掌握,没门!我狠狠的玩弄那对白花花的肥奶,阿姐则开始摇晃起屁股,还发出了很轻的淫蕩的呻吟。

我虽然很想再享受一会儿,但实在没容我多想,这一切的刺激太过强烈了,特别是阿姐摇晃屁股的样子。你根本无法把她的行为和她的年龄联繫在一起,此刻的阿姐就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脱衣舞女。所以你们不要嘲笑我,我不到两分钟就一洩如注了,真的!

退火后的老二迅速萎缩,很快就被逐出了阿姐那宽敞的肉穴,此时她还在摆动她的臀部。

“晚上我让你吃个够!”我在阿姐的耳边说了一句,就跑掉了。

我还真怕阿倩会突然出现,尽管可能性很小。